中卫生活联盟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搜索
查看: 299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不要问我从哪里来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昨天 08:38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不要问我从哪里来
     秦志峰(宁夏)
     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?我的故乡在远方……流浪啊!流浪,寂寞望家乡……  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。我是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人,那里有黄河从家乡滔滔流过,大漠沙坡千年前也似乎就在鸣钟悠悠,延续至今,南香山遥望着千里之外的北京香山。山川草木没有卑微感,而在小地方生长的我,似乎有几分卑微,几分敬畏,几分感恩之心。心中五味,如生活境况,难以言说,就那样沉寂着,伴着欢喜,伴着甘苦。
       家乡虽小,却也值得我依恋;家乡人朴实,更值得我爱戴。我的家族是一个普通的大家族,人口多,事情就不会少,经过波折风雨,但大家基本上还是安静的。
        自小我似乎就是一个比较有幻想诗意和浪漫气质的人。小时候读书的时候,就有了想法,对首都北京充满了憧憬和向往,对人生充满了希望,对未来也信心满满。
        年轻的时候,我曾经在作文里无数次幻想过我悠闲的穿过北京街头,向金光闪闪的天安门踱去,仿佛依然看见了天安门前的五星红旗,正在春风里迎风飘扬。
        由于偏科,几分之差,我从中考复读的独木桥跌落红尘人海,开始了精彩且无奈的人生追梦。那时候也有自费生和委培生,可是我们担忧学费,不知从什么地方挤。后来,终于有了一线希望,东挪西借凑够了学费,我带着学费远赴首府银川求学去了。到了学校,我也是一半喜,一半忧。人生只能选择一条行走的路,如果正确,就要坚持;错了,应该立马回头。可是,许多时候,条件是会变化的,所以人生更难选择。
       有时候,为了你喜欢和爱的人,需要坚持,有时候却只能选择放下。我因外部条件的变化和家境的原因,放弃了学业,回到了家,如一只鸟儿为了雄飞,有时候不得已选择雌伏。面对有限的外界条件,我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,想出去闯闯,为了家,也为了自己的前景。于是,在家里,那些农田,成了阻挡我梦想翅膀的绊脚石。  
       看着天空中悠悠飘过的白云,时不时穿过碧空的鸟儿或飞机,我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。我好说歹说,依然没有做通父母开绿灯,让我闯天下的工作。他们是在担心我,这些,当时,我不明白。看着我闷闷不乐,最后娘拗不过我,和爹商量之后,给了我一些钱。我提着一个盛满明信片的大黑皮箱,穿过家乡的枣树林,头也没回的赶到县城车站,买了直达北京的车票等待着夜幕降临,一路向北,寻找梦中诗意和安详的北京家园,一路追逐着久违的文学之梦。
         到了北京西客站,天已经黑了。我穿过天桥,看着灯光下的天桥,车来车往,影影绰绰,心里有些紧张。于是就近登记了一个地下室旅社,暂时安顿了下来。小小的地下室住的满满当当,有的人啃着鸡爪子,有的嚼着麻辣条,有的说着呓语,有的在梦里哭笑不得……有一个人突然跳起来,凑近我,问我买不买他爷爷留下被他偷来的古董?我摇着头,他长叹一声,又抽抽噎噎的抱头痛哭了起来。我蒙头把身子全部包裹在了被子里,一团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我似乎被一些浮云包围,眼前暗淡无光,一夜无眠,正如我当时的状况和心境。
        第二天,我起了个大早,出门吃了一碗面,打听到了中央电视台的位置,准备去拜访一个心仪已久的男主持人,尽管以前我给他写过信他没有回,但是我,还想去见见他。七拐八弯终于到了日思夜想的中央电视台,走进大厅,试着询问着那个主持人的境况,是否现在还在上班?旁边一个憔悴的老人,吼喊着,说要见《焦点访谈》的负责人。我一打听,那个电视上见过好多次的主持人外出多天了,一时半会不会回来。我顿时矮了下去,思想了一会儿,买了一个“中央电视台”标志的纪念本,垂着头,叹着气,懒懒的出了门。决心先出去揽个活,养住自己再说。
        于是,我就摸索到了北京郊外的工地。去干所谓的抱金砖的苦力活。他们临时雇佣人,很是克扣,正所谓“铁打的工地,流动的小工”。但是,人首先要吃饭穿衣,住宿,生存,哪怕不给钱,吃个饱肚子,也需要坚持一下。去给当抱旧砖的小工,中午休息的时候,在开挖的管道线路旁边,我突然发现了几枚铜钱。我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,引来了几个人的观望,大家议论纷纷。我刚认识的一位大伯小声说道:这里曾经属于京城旧地,我们也许会挖到些宝贝,你小子就可以发大财,娶媳妇了。我愣头愣脑的说道:这里不是有文物管理所吗?要不,我们给他们打个电话吧?几个人说:你真是狗拿耗子,憨的到家,这里又不出产金砖,打什么打?一个身材高大的大工拿走了那几枚铜钱,我眼中含泪,心想:应该告诉管事的!不知谁偷偷报了警,就在这时候,警察赶来命令暂时停工。他们背地里骂我:是个愣头青,像个做梦抱金砖的人!虽然那天他们惩罚似的只给了我五元钱,不够半天的工资,只够一小碗汤面钱。但是,我觉得自己正确,做的不输理,问心无愧。
        做了几天,我准备学一些技能性手艺,于是找可以做粉刷匠的活。有了目的,我就找些这样的零活干。经人介绍,跟一个粉刷匠师傅来到了更远些的一个工地。那是一幢孤零零的高楼,看得出曾经是片片农田。我的工作是背滑石粉,提水,搅拌成白灰泥,有空的时候,也会被安排到木头架板上,头仰着粉刷楼顶,由于我是个左撇子,抹得墙顶总是不很平展,一浪一浪的,几次受到了批评,也还汗淋淋的吃过白灰泥,甚至成为,花脸猫,雪人。但是我还是咬牙坚持干到了工程结束,等回家的日子,已经快过新年了,又开始下雪,老天好像个粉刷匠,我也变成了雪人回家。
        路上,我的心情很沉重,仿佛又回到了辍学从银川无奈回家的那个灰溜溜的场景。粉刷匠的活找不到的时候,我还做过“蜘蛛侠”。听一起做工的说,这边农村的土地有的在白送人种,有的长着野草荒芜着,听说还有的地方田地被大公司承包去了,种特色产品。但是他们家周围,都还种着,他家也种着单一的玉米,玉米田里夏天农活比较少。他为了再挣些钱,跟随着村里人旋摸到了天子脚下,还问我是怎么来的,我笑着说,我是蜘蛛,一不小心被风刮来的,他就笑了。那里是郊区的一处建筑工地,这里驻扎着许多施工队,有土建,有木工,还有我们这些所谓的钢筋工,也被简称为:搞绑扎的。高高的框架,全是用钢管,钢筋交织搭接起来的纵横方格,我的任务是抬钢筋,给钢筋按照型号分门别类。空闲的时候,也会像模像样的简单“包扎”,生硬的钢筋常常会把手脚弄破,细细观看绑扎,作品好像故乡的一个个麦田方格。我偶尔直起腰,远眺,感觉远处,钢筋工,木工好像鹞子翻身,蜘蛛侠飞跃,翻上翻下,我也曾把他们幻想成了黄河里随波逐流的鱼。远处还有我们的灶房和临时睡觉的窝棚,好像一个个山头。这些年,借着经济大开发战略的春风,许多外地人也簇拥着来,成群结队,流汗流血,苦挣养家糊口的钱。一个面包这么多人争着吃,有时候会连面包渣也吃不上,喝西北风都没有。工友们说:我们的日子不如富人家女人牵抱的宠物狗,那些狗已经吃烦了鱼和肉,也在琢磨着吃绿色粗粮呢!
       人生如“围城”,我们如潮水往城里涌,城里有钱有闲的富人已经开始“上山下乡,游山玩水”。听说家乡沙坡头旅游区已经越来越红火了,可惜到那个时候,我一次也没有去过。
       日子还在继续,记得有一次,我捡到了一个手机,问周围谁掉了手机。一个个子不高的四川人风一样过来,红着脸,撇着四川腔搭话:是我的!我微笑着把手机递了过去,他不停地说着:谢谢。还拉着我的手,说中午要请我去喝“燕京”。我抹了抹汗,笑着说道:我不会喝,不用了。他微笑着走去了,我心想:这些蜘蛛侠出门在外也真不容易!夜里做梦:居然又梦到了我抱金砖的往事!
       后来,迫于现实的生活,我和妻迎着潮流,进城务工,费了些钱资心力,动用了一些杆子打着的人脉,把孩子也送进了城里学校,塞进了满满当当的超级班。也想把家里的老人接到小城里我先租下来的出租屋,可是,终不能够。那时候,爷爷已经年迈,度日困难,我们只能帮扶,不好赡养。家族人多,是是非非难以言说。爷爷七老八十,无力耕种,但家里的工作做不通,于是爷爷的自留地,也被买给了别人,钱爷爷自己收管。好在政策不错,后来爷爷也有了补贴,身体矍铄,自己的饮食起居自己完全可以料理。只是他孤闷,经常在村路上转来转去,关心着村子里的大情小事。他年轻丧妻,养活大了一家人,如今却有话想说没人听,有时难免夜里唱曲子,抹眼泪。现在的社会城里年轻人多一些,村子里老人妇女孩子多一些。家族四世同堂,却不在一屋。爷爷的传说秦腔已经无人接听,许多民俗渐渐消失,传统文化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但却又无能为力。爹和娘守着山地的果园近30年了,果树比我小不了几岁,但它们已经老态龙钟,枯枝败叶,产量和效益连年下降。现在水越来越少,山也不一定就可以“靠山吃山”。我没有能力,也无法经营那些被爹娘看作儿女的果树。爹娘已经攀爬不动果树了,没有办法,只有一个字――“卖”。虽然卖了几个钱,但相比较爹娘的青春年华和付出的代价,远远不够。爹娘抹着泪,回到了多年不怎么住的乡下的家。我知道,他们付出的这一切,都为了我和我的妻儿。
回到家,没办法,70岁的老两口还要种地,谋一口吃食。因为家里国家没有占地,不算失地农民,以前也不知道可以想别的办法交买养老保险,如今,种豆得豆,就没有养老的钱。而我,四处奔波打工,整个一个“无用的书呆子”,经常却失业。难以养活孝敬二老爹娘。
       就这样,我“北漂”却没有“漂白”,临回家时,还做了一段时间的送水工。后来才悟出,没有超高的生活能力,北京真的会让我很累很累。于是,我哼唱着“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”又回到了家乡塞上江南宁夏,我的故乡中卫沙坡头。临别之时,我泪眼莹莹,心想,下一次去北京旅游,一定要带上枸杞酒――“宁夏红”,还要带上爹和娘,我的妻儿,带上诗意和浪漫,带着我的《平凡的世界》和一份初心,拥抱金光灿灿北京。
        世界依然是美好的,而且会越来越美好!我相信人间的美丽,正如相信春暖花开和冬去春来。在走往安详静好的路上,我依然且行且珍惜着。

作 者 简 介

秦志峰,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人,70后。宁夏作家协会会员,农民工文学创作者,喜欢读书,创作,曾多次荣获省区报刊奖项,闲暇用手机电脑创作百万余字,在《银川日报》《银川晚报》《新消息报》《石嘴山日报》《固原日报》《宁夏老年报》《中卫日报》等报纸杂志,微信网络平台公开发表数万字。联系微信号:qin7501114.qq:1444588672.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